媒体报道

新华财经:天士力闫希军 将中西医药结合的“痛点”变为两大医学体系融合的“通点”

发布时间:2020-07-18 09:25  
信息来源:新华财经
分享

       疫情在全球暴发至今,中医药发挥的巨大作用有目共睹,中西医协同救治发挥的巨大威力同样引人注目。同时,张伯礼院士、黄璐琦院士等深入抗疫一线的专家,也客观公正地指出中医药、中西医结合等方面暴露出的实际问题。

       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提出三大建议。

新冠疫情中医药功不可没业内专家:暴露短板不可忽略

       中医药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是我国医疗卫生体系的一大特色和优势。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多次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医药在充分发挥疫病防治独特作用的同时,也存在一些短板。如,中医药在我国疾控体系中基本缺位,参与公共卫生应急响应机制还不畅通;中医院的基本建设、条件设施、人才储备等还不适应传染病防控需要;中医药疫病理论研究和科研基础薄弱等。

       对于上述短板和问题,一些行业专家曾深入剖析深层原因。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院长毕宏生表示,中医药高端人才储备不足,是制约中医药发展的短板。我国现有的人才储备中,不乏擅长重症抢救的高层次西医专业人才和擅长传统中医诊疗的传统医学人才,但是能够将中西医深入结合起来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明显不足。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曾指出,中西医在实践中并没有被摆到平等地位,这一问题出在政策不配套上。现行医师管理、药品管理制度“以西律中”,中医西化、中药西管,不适应中医药特点和发展需要。

       还有业内专家认为,长期以来,我国对中医投入不足,历史欠账很多,造成西医“腿长”、中医“腿短”,严重影响中医医疗服务能力提升。此外,“中医药文化普及不足”,“世界对中医药临床价值的科学认识存在误区”等问题也影响中医药发展。

       日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日前在“中医药抗疫与传承创新发展研讨会”上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中医药振兴发展,加强中西医结合”,就是对《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的具体贯彻落实,就是要把还比较“弱小”的中医药人才队伍、服务体系及协调机制进一步加强、健全、完善,与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从而彰显我国卫生健康发展显著优势。

闫希军:三大建议加快解决中西医药结合的"痛点"

       针对如何扫清这些阻碍中西医药结合发展的“痛点”问题,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提出三大建议。

      一要尽快建立一套适应中医药、西医药和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不同医学模式特点的法律和政策体系。要从法律层面,清晰界定中医药、西医药和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三种不同医疗模式,特别是要明确区分纯中医药与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作为两种独立体系的地位、意义和价值,避免因概念不清导致的“中西医药结合”名义下的中医思维弱化、中医评价西化、中医学术异化、中医技术退化,中医特色优势淡化。要明确提出“综合集成医学”这一中西医药结合的核心概念——即在中医整体观和辨证施治的方法论指导下,从人体整体结构、功能、环境与人体局部结构、功能、环境辩证统一出发,集成各医学领域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临床专科和交叉学科最有效的实践经验、技术方法和诊断仪器设备,通过整体调理干预达到整体动态平衡,改善健康状态、提高生命质量的新医学体系。要从政策层面积极引导中西医药结合、有机融合,倡导中医药学的整体观、辩证法与现代西医医学科技手段的融合,做到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加速中西医药结合的创新实践。

      二要全力打造一个西医药、中医药和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三级联动”的医疗卫生服务格局。在未来的发展中,通过科学测算和严谨规划,加大政府财政和政策扶持力度,力争到2030年使西医药、中医药和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三种医疗服务体系在财政投入、医院数量、服务规模、从业者人数、人才配备等关键指标上,达到4:3:3的比例,并逐步推动形成基于三种医疗服务体系、中央、省、市(县)、社区、乡镇(村)全覆盖、线上线下同步的“三级联动”医疗卫生服务格局:一是建议西医医院以研究型医院及省、市(县)设置为主,科学合理配置资源,实现合理布局;二是建议强化4900余家省、市(县)级中医医院的中医药服务专业化属性,形成与西医医院的差异化定位;三是建议推动在全国各省、市(县)设立并健全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医院,在19000多家现代综合医院中增设中西医药结合科室,并在医院和科室建设中,坚持以中医整体思想为指导,以中医辨证施治理论为核心方法论,全面整合西医多元技术路径、治疗标准和现代医疗设备,不断拓宽新兴和交叉学科的知识、技术的应用渠道。

      三要重点培育一支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领域的专业化、复合型人才队伍。要在全国100余所有条件的现代医学院校和全部43所中医药大学开设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系和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研究院,并在条件成熟时完成向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大学的转型。要坚持学科体系的与时俱进,在适当增加中西医药结合专业学制年限的基础上,通过顶层设计打通中西医药两种语言的隔阂。课程设置要扎根中医药基本规律和理论基础,增加云计算、大数据、多组学研究、网络药理学、人工智能、生物信息、基因筛查、预查预警、再生医学等为代表的新兴和交叉学科的教学内容,推动中西医药结合教育从“形式”结合向“本质”结合转变,真正体现现代医疗服务解决复杂疾病的能力和价值。最终,通过医药教育体制改革,成功培养一支善于在中医思想指导下整合碎片化的科学技术手段、具备新兴学科、交叉学科教育背景和知识结构、适应现代疾病谱特点和诊疗需求的中西医药结合(综合集成医学)人才队伍。

      随着进入后疫情时代的新常态,我国医疗卫生系统也将迎来深化改革的新阶段。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加剧和倡导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的“大健康”产业方兴未艾,在预防、保健、康复、养老和健康管理等上下游环节具备突出优势的“中西医药结合”服务模式也必将成为满足人民群众新时期健康生活诉求的必然选择。将中西医药结合的“痛点”变为两大医学体系融合的“通点”,通过创新服务模式和丰富服务内涵激发经济发展动能、创造经济发展增量,是推动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和医疗卫生服务升级的最有力抓手,也是我们在下一次危机到来时化被动为主动的关键所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022-86342893